你那带着夏天气息的笑容丝毫没有变。

4.23

好不容易弄完了论文,学校预查重的重复率是1.5%,感觉应该能顺利去答辩了吧。就在今晚晚饭的时候忽然又通知社会工作系学术委员会近期要对所有人的论文进行审查,即使指导老师通过了你的论文,他们说不行就不给答辩了。早不说迟不说,离答辩还有11天的时候才来这么一个笑话。他们到底会用什么客观主观条件来判断我们的论文质量能不能让我们参加答辩呢?就在这样想后的没多久隔壁梅沙村就发生连续爆炸了,就跟我的心情一样(呸,不吉利,打死你)。

理工真的从来没有让我发自内心真情实感地觉得它有好过。大一的时候为了不让我们专业的人流失,还记得当时邓磊说要是我们这个专业毕业出来找不到工作随时可以找他,把我们哄得天花乱坠好像真的我们专业是整个理工的瑰宝一样——天真的代价就是现在摔得多么惨烈。大二的城湖事件和宿舍事件更加不用说,那位先生说的“你们是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应该比我们其他人更懂得奉献自己”我会记得我真的再也接触不到跟社工有关的东西才能慢慢不再记得那么深刻吧。诸如此类的事一件接一件,就在前一阵子还有因为辅导员的疏忽把事关我们能不能毕业的我们的课外学分记录弄丢了的事情。微信啊qq啊也有加过不少不同年级的师兄师姐,看到他们在毕业那天都是舍不得学校舍不得饭堂舍不得操场;离我自己穿上学士服(现在能不能顺利穿上也是个问题了)还有14天,我的内心依旧没有像他们那样的丰富的不舍之情,只有每天提心吊胆,忐忐忑忑地数着日子,唯恐学校再给我们专业出点什么乱子。为什么那么多年轻人会猝死?因为能够喘口气的环境实在太苛刻了——一直到出了要检查我们每个人的毕业论文的通知前,过了查重的我松口气的时候还不足24小时。1个多月前发了个朋友圈说,我在理工的4年,直接和间接认识了一群很好的小伙伴,还有遇到了几位真心对我好为我们专业着想的老师,这大概是我仅有的好处了。但是这些事情都跟理工无关,我怀念的是大家在一起的时间,碰巧这些发生在理工罢了,跟理工没有关系。

如果我还能顺利穿上学士服的话,在我穿上学士服的那天,我大概不会有多少的不舍,只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我终于,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不断给我带来麻烦的地方了。

 
评论(1)

© アイス。 | Powered by LOFTER